深圳:开放公共场所 快递员亮码测温后可出入小区


“ SARS-CoV-2刺突蛋白与人体细胞ACE2受体的结合水平要远远强于目前所有计算机预测的模型,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病毒在ACE2的定向选择之下不断进化,直到具有了超强的结合能力。”“也就是说SARS-CoV-2大概率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来进化出感染人类的能力,人类现有的水平造不出那么异于模型的刺突蛋白。”

柯林斯在博客中重点指出了加州拉霍亚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新奥尔良杜兰大学医学院罗伯特·加里,及他们的同事等人的一个发现:

在文章的最后,他提出:“下次当您在网络上因为有关新冠肺炎病毒的信息而感到困惑和迷茫时,我建议您访问FEMA的“抵制新冠谣言”的官方网站。也许它不能完全解决您所有的问题,但这绝对是朝着正确方向迈进的第一步,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它能够用专业的信息将谣言和事实区分开来,以此集结世界的力量来一同应对此次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

欧洲疫情的“震中”意大利传来一个难得的好消息。一名102岁的意大利老人在确诊罹患新冠肺炎住院治疗20天后,近日康复出院。

第二种情况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获得能够引发人类疾病的能力之前,就已经从动物进入到人类。经过数年甚至数十年的逐步进化之后,它们最终获得了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能力,并可以导致严重疾病。

(△弗朗西斯·柯林斯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

第一种构想是,随着新的冠状病毒在其天然宿主(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中不断进化,其刺突蛋白也随之发生突变,以此来结合与人体中与ACE2蛋白结构相似的分子并感染人体细胞。

根据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的数据,该国新冠病毒死者的平均年龄为78岁。

与此同时,身为资深遗传学家的柯林斯也强调:任何试图打造冠状病毒武器的生物工程师都不可能设计出刺突蛋白的构象像SARS-CoV-2这样(奇特)的病毒。同时,他表示,该研究的发现得以让世界人民共同专注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遵守一定的社交距离、不信谣、不传谣、尊重医护人员和医学研究员的抗疫决心和他们在此过程中的不懈努力。

老人伊塔利卡·格隆多纳(Italica Grondona)